这个夏天宿舍来了两只壁虎,一大一小,各占宿舍楚汉两壁江山。两位总裁天天微服私访,巡视领地,啾啾啾地叫,一开始舍友还以为是🐭。
今日这位总裁在窗户的洞里探头探脑,吓了思欣一跳。蓦地感觉有点小小的可爱,又有点小小的羡慕。假如对于它们来说,宿舍是小小城堡,每一天都可以选择一个喜欢的角落里发呆,偶尔无目的地漫步,或是觅食,或是遇见天敌结束短暂的一生。对于人类忙碌又平淡的一生,他们的生命即漫长又短暂,是大自然仁慈也残酷的规则。
它们遵守着自然的准则,却毫无规则。于其而言,山还是山,水亦是水,可攀登可畅游,没有私人领地不可入内,也没有严禁湖內游泳。自然仍是自然。
遗憾的是,逃不过看过小壁虎找尾巴故事的我天天觊觎着要尝试断其尾巴的潜在危机。天知道每一次我都在克制自己,我心慈悲hhh。

好迟钝的一个记录,我终于做姨姨了。

果然是姨姨眼里出潘安。即使他长得呆头呆脑,经常傻笑,家族特产朝天鼻,还老是懒洋洋睡不醒,但我还是觉得怎么那么可爱呢哈哈哈哈。自此正式加入阿傅的秀娃狂魔联盟。

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教育下的五道杠科学青年,宣扬科学是我的义务,破除迷信是我的职责。但此时此刻我还是会暗搓搓地拜拜天求求地,汇集五行之能量,日月之精华,一点也不双标地给我外甥许下一些祝愿。就像《睡美人》里的仙女,轻轻抖动魔法棒,让那些闪闪发光的、美好的祝愿落在他的身上,伴随他成长守护他度过人生中的所有难关。虽然明知道毫无意义,我还是想要傻里傻气地祈愿。

愿他有姣好的容貌,不曾因此自卑;

愿他有通达的智慧,不偏执于所有不可得;

愿他有勇敢正直的心,善良不懦弱,正直不莽撞;

愿他一生磊落坦荡,不要经历太多的心碎和消磨人心的遗憾;

愿他能爱他所爱,亦被所爱眷顾;

度过平凡又完美的一生。

我要把这个司马昭挂出来(正义脸)

Work like you don’t need the money,
Love like you have never been hurt
Dance like no one’s watching
Happiness Is A Journey
Not a destination.